【楷念】气球炸了

于念呢,小伙子人长得不赖,个子挺拔,乖巧又懂事,就是没自信。这个没自信的表现又不像高英杰那么明显。他平日里挺阳光的,说话也不犯处,大大方方,着实招人喜欢。可对上周泽楷就成了放气的气球,不光瘪了,还到处飞。

“周队多好的一个人啊,念哥你怎么老见他跟见了鬼一样阿?

于念毫不犹豫地捅了卢瀚文的腰窝,小剑客跟戳了发射开关一样一下次蹿出去老远。

周泽楷是好,脸好,身材好,脾气好,呆萌(女性粉丝评论)。虽然于念觉得他家队长只是萌,一点也不呆。

简直好的无法直视怎么办。

于念窝起身子,将脸埋在胳膊里。

邱非说: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

于念惊叫:“你瞎说什么呢!”

“你不喜欢周前辈?”邱非指指于念的背后,“前辈都要哭了。”

于念僵硬地回过头,尴尬地打了声招呼,“嗨,队长。”

周泽楷没了魂似的点点头,飘走了。嗯,飘走的。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队长在后面啊。”于念虚弱地说。

“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
后面他们俩说了什么于念一点都不记得了,因为他也飘走了。姿势像极了美剧《行尸走肉》。

孙翔揽过邱非,“小鬼我晚上请你吃烤串去不去?”

“去。”

“哎,于念怎么了?周泽楷刚才也这样,半死不活的从我面前走过去的。”

“失恋了。”

“周泽楷也失恋了?”

邱非愣了一下,对着孙翔眨了眨眼,忽而笑道:“他可能要谈恋爱了。”

“哈?”

名为周泽楷的气球漏气了,现在蔫蔫地趴在桌子上。呆毛像缺了水的幼苗,毫无精神可言,耷拉在头顶。

为什么于念不喜欢自己呢?是不是那次全明星挑战赛自己打得太狠了?还是采访的时候自己说错了什么?周泽楷简直欲哭无泪,无论是哪一点他都不是有意的。

“队长怎么了?”江波涛担忧地问。

“江!”周泽楷泪眼汪汪,颇为激动,跟多年远离家乡,忽然看到同乡一样。

额,这略萌阿。

“怎么了队长?”

“江。”

“嗯。”队长我知道我姓江名波涛,你喜欢叫我姓,真不用一遍一遍叫。江波涛捂住额头,“所以,队长你到底怎么了?被人欺负了吗?”

“于念……”

队长你别闹,小于见了你跟撒手放气的气球一样,一转眼就不知道飞哪去了,哪里会欺负你。

“不喜欢……”

空降失败的于念落地就听到了周泽楷说不喜欢他。卧槽!突然觉得人生都灰暗了好吗!

周泽楷和江波涛看着被雷劈的里焦外嫩的于念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好像误会了什么。于气球全然不给解释几乎,撒了气飞走了。

“江!”周泽楷这次声音都带哭腔了。

江波涛内心呼喊:NO!导演!我不想和这两个人拍对手戏了!

但是谁让他是副队呢。他捂住额头,安慰道:“队长,我等一下去跟小于谈谈,没事的。”

“喜欢。”

“我知道你喜欢小于……等等!你喜欢于念!是我理解的那个吗!”你千万别告诉我是!

周泽楷红着脸点点头。

导演,我要退出这个剧组!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很早。”

“队长你知道你们差很多吗?”

“他1,我2。”

不是问年龄阿……我不信你听不懂啊!拿我当军师的话就不要唬虚空阵鬼一样唬我啊!

“江。”周泽楷撒娇地叫了一声。

“卖萌也没用,你让我考虑考虑。嘟嘴也没用,这是大事,不能顺着你来。”

于念向邱非拨出寻求安慰地求助电话,“非非。”

“在撸串。”

“和瀚文一起吗?我听到他的声音了。”

“七期聚会。”

“为什么你俩也在?”

“蹭饭。”

“带我一个。”

邱非拿着电话对孙翔说:“于念一会儿过来。地址。”

“来呗,人多热闹。告诉他老地方,他认路。”

唐昊一拍桌子要了一箱啤酒。

“卧槽!你喝阿!”

“给你们队那小子喝。”

“非哥,要不要发短信告诉念哥别来了?”

于念有点后悔来蹭饭,七期可是太会玩了。看见一桌子瓶装啤酒,他腿都软了。唐昊亲切地递给他一瓶满当当的啤酒,豪放地说:“你干了,我随意。”末了他不忘加一句,“不干就是不给我面子。”

于念喝得太急呛了一口,咳嗽个不停。邱非啃着肉串,递上纸巾让他擦擦。

“谢谢。”

邹远拍着他的后背,埋怨唐昊,“就知道欺负小辈。一口闷不了就慢慢喝,别着急。”于念在心里默默地念着邹远的好。可邹远又说了一句,“来,都是枪系走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

孙翔效仿之,“来,一个队的,碰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

刘小别搔搔后脑勺,有点尴尬。

耶,没理由了吧。于念暗暗松了口气。

这时袁柏清站起身,他几乎是散发着黑暗的气息,举着酒杯缓缓向自己驶来。

袁柏清笑着说:“来,为你是DPS,我是HPS喝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有关系吗?

刘小别受到了启发,“为咱们都不能飞喝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

于念被七期一众已各种奇葩的理由灌了两瓶。新生代都知道,他最多一瓶半,而且他喝酒走脸,何况他来的时候没吃东西,猛地被灌了两瓶估计已经不行了。他现在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,都发烫。邱非用凉酒瓶子按在他脸上,问:“好点了吗?”

“嗯?嗯。”

醉得不轻。

“吃俩串,不要胃里难受,一会儿吐都吐不出东西。”

“嗯?嗯。”

行了,醉了。邱非叼着签子给周泽楷发短信。

七期一桌热热闹闹地玩。三个小孩子坐在一桌,安安静静地吃。卢瀚文难得安静,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于念。

“邱哥,念哥不会过去吧?”

“没事,一会儿有人来接他。你还喝雪碧吗?”

“我要椰汁。不过念哥怎么突然想到过来找咱们了?”

俩人看看晕乎乎的于念,估计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。但是邱非大概猜到了八九。气球被周泽楷捅漏气了呗。不然大波斯菊怎么就成了让人摸了一把的含羞草了。

周泽楷进门的时候猫儿一样,都没声儿。当然,这不刨除七期那边玩得太high声音太大的因素。

邱非探过身,拍了拍于念的脸,“喂,周前辈来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就帮你到这里了。你可别吐人家一身阿。”邱非贴得很近,从周泽楷的角度看,两个人颇为暧昧,有点窝心。“辛苦前辈了。”邱非搭手将于念靠到周泽楷身上。

周泽楷点点头,半搂着于念走出屋。

“哇!念哥都这样了,竟然还能自己走。虽然步子虚了点。”邱非盯着小剑客嘴角的孜然粒。迅速抽了纸巾,擦干净。

“于念怎么样?没事吧?哎?于念呢?”

“被周前辈领回去了。”

“周泽楷什么时候来的?”

邱非叼着竹签,对他们摇了摇手机,“他们罚你唱神经病之歌的时候。”

孙翔有种不详的预感,他打开了微博,数万条转发,几十个熟人的@。

邱非:记前辈一次灵魂颂唱。

他再也不要带邱非出来玩了。

于念比周泽楷矮些,没能跨越180大关,卡死在176的线位上好久没长过了。他曾自我安慰,矮的都聪明,看叶修、看副队、看喻队。嘤好想长个。他现在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,刚刚好,虽然他现在什么也想不了。

周泽楷有点小激动,中指和食指在于念腰间点个不停,幸福感成张盘状态。

周泽楷扶着他靠在床头,转身去给于念沏醒酒茶。于念小口小口地抿着,迷迷瞪瞪的,有点萌。萌的周泽楷有点心痒痒。

他亲了一下于念的脸颊,软软的,有点烫,甜的。

又一下,好像有点上瘾。

亲吻细密如雨,他根本停不下来,却也只能限制于脸,不敢造次。

“喜欢。”于念说话了,周泽楷心怦怦乱跳,将耳朵贴近那两片时不时出现在梦里的唇片。唇片动了两下,发出了一个名字的声音,“邱非。”

周泽楷从赤道被人强行传送到北极。有点委屈,明明一直在一起的是他们啊。

“邱非。”又是一声。周泽楷越发委屈,气得想把他嘴给堵上。一点都不可爱了。于念全然感受不到周泽楷的怨气,醉酒的人断断续续地说,“我喜欢,周前辈……但他不喜欢我,怎么办?”于念的声音也充满了委屈,都染上哭腔了。

周泽楷的声音低了些,哑了点,“再说一遍。”

“邱非,我喜欢周泽楷前辈。”

“……”邱非how old areyou!他是你监护人吗?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先和他汇报,明明应该对被喜欢对象的自己说啊。周泽楷伐开心地说:“邱非去了,再说,”

于念瞬间口吃,他舌头跟打了结一样,倒腾了半天,“我喜欢周、周、周……”

“……”真不愧是他的继承人。

于念酒劲彻底上来了,靠着床睡着了。

周泽楷好难过,表白就这么没了。不对,不带“邱非”二字的表白就这么没了。

他静悄悄地帮于念盖好被子,掖好被角,跑去屋给参加六期聚会的江波涛打电话。

“江!”

哦,这个音调。看来呆毛立得直挺挺的,心情不错啊。

“怎么了小周?”

“于念也喜欢!”

“那不是挺……卧槽!怎么回事!你俩谁跟谁表白的!”

“他。”

江波涛表示他想学抽烟,叶神你还收烟徒吗?他长叹一声,不禁哼唱起一曲《孩子大了不中留》,“小于呢?把电话给他。”

“在睡。”

江波涛心头万千草泥马微笑而过,他颤抖着说:“……队长,他还是个孩子!”

“醉宿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也就是酒后真言了?”

“嗯!”

“你们在哪?”

“宿舍。”

“他的?”

“我的。”

你的不就是我的!

“你们……我今天不回去了,你俩盖好被子别着凉了。”江波涛挂了电话扭头就问同期好友,“谁有空床位分我一晚上!”

“喜欢前辈。”于念在睡梦中说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周泽楷双眼闪闪发光,占据了江波涛的床位。为什么宿舍就不能买双人床呢?周泽楷有点小遗憾。

于念睡醒的时候有点头疼,他昨天好像抓着邱非说自己喜欢队长,好丢人啊。希望邱非把自己送回来的路上没碰到队长。哎,这杯子好眼熟。自己盖的好像是队长的……被子。卧槽真是队长的!!!

他快速掏出手机,一个电话吵醒了邱非,“非非!”

“嘛?”邱非这一声软软的,带着绵长的睡意。

“你昨天送我回来的?”

“并不是。是周队。啊,挂了好困。晚些说。”

再拨,关机。

邱赖床!你真是“好”队友!

周泽楷早早就醒了,他对着天花板眨着眼睛,等着于念发现自己。然而于念醒来的第一件是却是给邱非打电话。邱非,How old are you!

于念打算偷偷潜逃之时,发现了周泽楷闪闪发光的大眼睛,包含着满满地期待注视着自己。

卧槽,好萌。于念被会心一击,“嗨,队长早安。”你瞎问什么好!瞎转什么头!瞎犯什么花痴!装瞎子快点走不好吗!

周泽楷蹦下床,款款而行,万千少女梦中的粉唇贴上了一副时常说出让人不开心话语的嘴。

名为于念的气球被周泽楷捅炸了。


评论
热度(2)

要什么tag

© GATTO | Powered by LOFTER